•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党建网 > 红色经典
    “半条被子”:跨越时空的温暖
    发表时间:2020-06-23 来源:《党建》杂志

    曾 散

     

      横亘在湖南、江西两省交界处的罗霄山脉巍峨耸立,陡峭的山势骤然停止在一片开阔处,滁水河从山中百转千回流经这里,沉积的泥沙承载起一座静谧的村庄——沙洲村。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曾深情讲述过发生在沙洲村的一个真实故事:3名女红军借宿徐解秀老人家中,临走时,把自己仅有的一床被子剪下一半给老人留下了。老人说,什么是共产党?共产党就是自己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半条给老百姓的人。

      驻足桥上远眺,青绿的滁水河荡漾出一层层波纹,翻腾着向前奔涌,将“半条被子”跨越时空的温暖传送到远方。

     

      1

      踩着青石板路,走进小巷深处,行过马头墙下,我又一次站到了徐解秀故居前。岁月的痕迹印刻在房屋上,斑斑驳驳,与房屋一同变老的还有徐解秀81岁的儿子朱中雄。

      朱中雄跟我讲述他母亲的故事,声音洪亮,往事触动心弦——

      沙洲村位于湖南省汝城县文明瑶族乡,是湘粤赣三省交界的地方,崇山峻岭、林密谷深,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当年中央红军长征时进入湖南的第一站。

    “半条被子”故事雕塑 

     

      1934年10月29日至11月13日,中央红军在汝城成功突破了国民党军的第二道封锁线,并在文明司(今文明瑶族乡)进行了长征出发后的首次长时间休整。

      沙洲村驻扎着红军的总卫生部和总后勤部,军队纪律严明,战士们进村后睡在屋檐下、空地里,在野外架锅煮饭,不仅没有乱动老百姓的东西,还帮助老百姓打扫卫生、挑水。

      但由于当地土豪劣绅的反面宣传,村里很多老百姓都躲到山里去了。当时,朱中雄还未出生,他刚满1岁的哥哥朱中武正患病在床,母亲徐解秀和父亲朱兰芳只好躲在家里。

      11月7日傍晚,有3名女红军来到他家,宣传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还把打土豪得来的衣物、粮食分给他家。

      时值深秋,山区的天气已经转寒。徐解秀便邀请女红军住到家里来。见简陋的床铺上仅有一件蓑衣和一条破棉絮,女红军拿出她们仅有的一条被子,和徐解秀母子合盖。长夜漫漫,虽然薄被难抵风寒,姐妹之间的情谊却让徐解秀暖了一辈子。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女红军醒来发现朱兰芳竟睡在草垛上,守护着她们。

      11月9日,女红军和部队一起离开后,徐解秀发现了留在床铺上的行军被,她立刻抱起被子奔跑着追上了队伍。

      在村口,她们把被子推来推去。此刻,大部队已经开始翻山了。女红军急中生智,从背包中摸出剪刀将被子剪开,把其中半条被子塞到徐解秀的怀里。

      徐解秀把半条被子紧紧贴在胸口,送女红军走过泥泞的田埂,走过茂密的丛林,到山边时天都快黑了。从此,她心中多了3个姐妹,多了放不下的挂牵。

     

      2

      年复一年。红军身影早已远去,但沙洲村的群山依旧青青绿绿,滁水河照样淙淙汩汩,“半条被子”的温暖也始终在传承和延续。

      徐解秀生前一直在寻找当初留下“半条被子”的3名女红军,但始终未能如愿。1991年,她在弥留之际留下遗言:“要永远记着红军,听共产党的话。”从此“听党话,跟党走”成为她家代代相传的家训。

      徐解秀的后人中,有11名共产党员,有5人参军保家卫国。

      今年68岁的朱分永是徐解秀的孙子。1985年,他当选为沙洲村村主任,后又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在职20多年间,他带领全村百姓通电、修路、架桥、建学校……初步改变了村里贫穷落后的面貌。

      全村百姓忘不了,“绿化、亮化、美化、硬化”工程是他带领大家完成的。垃圾堆原址建成了村民广场,安装了路灯,种上了花草树木;水果品种黄金奈李是他带领大家引进的。每家每户都分发了果苗,请来专家实地教授剪枝和施肥技术,使之果子更大、销量更好;大棚蔬菜是他带领大家推广的。高峰期达到80多个,茄子、辣椒、南瓜等蔬菜销往周边县市及广东……

      2014年村两委换届,传承“半条被子”温暖的使命传到徐解秀第四代人朱向群手中。

      在沙洲村陈列馆前坪,我见到了现任村主任朱向群。作为一名退伍军人和一名共产党员,他给自己的定位是:坚守共产党人的赤子情怀,带领沙洲村百姓脱贫致富,决胜小康。

      沙洲村红色旅游景区建设是朱向群近几年工作的重中之重。2017年3月启动,在全村干部群众的积极参与下,短短8个月就建成了3A级景区,打造成为全国旅游扶贫示范村和全国知名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3

      眼前,古老的沙洲村已不是旧模样。一条平坦的“红军路”将村庄连缀起来,黛瓦白墙依偎着绿树青山;村中央耸立的“半条被子”青铜雕塑,把80多年前的感人场景艺术地再现世人面前。

      然而,沙洲村贫穷落后的历史不曾在人们记忆中抹去。因交通闭塞,山多地少,直到20世纪90年代,村里还有不少人家吃不上饱饭。十多年前,贫困户占了全村人口的三分之二,被列入罗霄山脉连片特困地区。直到2016年,贫困人口仍有31户98人,贫困发生率达到18%。

      2017年2月,汝城县水电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黄飞,被任命为驻沙洲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驻村第一书记。戴副眼镜斯斯文文的黄飞给自己立下“军令状”,把“家”从县城搬到村里。先摸底,后开方,他去贫困户家中走访,有的户超过50趟,鞋子都跑坏了好几双。

      一户一策,精准施策。金融扶贫、教育扶贫、就业扶贫、医疗救助扶贫……致贫原因不同,脱贫方式自然有异。

      以前,村民增收只有去村外卖卖小菜,近年来却大不一样:朱海忠在新房里搞起了民宿;朱学敏在民俗广场上摆摊做起了小生意;黄玲通过手机直播把自家的土特产卖到了省外,让沙洲水果成为“网红”产品……

      几年下来,昔日边远落后的小山村蝶变成远近闻名的红色旅游大景区。2018年底,沙洲村所有的贫困户全部实现高质量脱贫。截至2019年,村民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提高到12000多元。

      “我们贫困户,要是在旧社会只能出门讨米,现在共产党是送‘米’上门。”这句话可阐释为“半条被子”的当代意义。

      黄飞的步伐稳健,他带我登上后山俯瞰。沙洲村全貌尽收眼底,一幅充满希望的乡村图景铺展在山川天地间。

      穿越血与火的历史烟云,只见那崇山峻岭天堑变通途,高速公路大桥飞架东西,奔驰的车辆南来北往。当年红军徒步跋涉的蜿蜒小道,在某个山谷沟壑和现代化路桥会合,两条道路无限延伸,仿佛两个时代的守望,幽幽远远,沧海桑田,它们连接着过去,同时,它们也连接着未来……

      (作者单位:湖南人民出版社)

      (责任编辑:王锦慧)

    网站编辑:赵 丹阳
    党建网出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