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党建网 > 文化大观
    国家祭祀与黄帝文化传承
    发表时间:2024-04-01 来源:光明日报

      中华文明形成、国家出现,目前中国学术界一般认为其判断标准中,包含有与祭祀密切关联的要素。先秦文献《左传·成公十三年》记载:“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可见古人早在两千多年前已经将“祀”视为“国之大事”。

      黄帝祭祀的对象是黄帝,其祭祀内容主要包括黄帝故里拜祖与黄帝陵的祭祀。中古时代以后更多黄帝祭祀在都城之帝王庙进行。

      黄帝祭祀不同于中国历史上其他王国、王朝的国王、皇帝祭祀,他们是各自王国、王朝的后代国王、皇帝对其前代国王、皇帝的祭祀,而黄帝祭祀则是中国历史上历朝(包括王国)对黄帝作为中国与华夏、中华代表的祭祀。司马迁《史记》是《二十四史》中第一部国家通史,《史记》之首篇为《五帝本纪》,而黄帝又是《五帝本纪》中的第一“帝”。由于黄帝是中华文明形成的缔造者,中国的国家创建者,更是华夏先民的共同祖先,因此被称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历史文献记载,黄帝祭祀,一般由当时的国王、皇帝或国家重要官员代表国王、皇帝以国家名义对黄帝进行祭祀,这成为两千多年来黄帝文化的重要内容。

      国家祭祀黄帝有着久远历史,关于黄帝祭祀的历史文献记载很多,如《史记·封禅书》卷二十八:“秦灵公作吴阳上畤,祭黄帝。”《史记·封禅书》记载:汉武帝于公元前110年,“祭黄帝冢桥山”。《魏书》卷三《太祖纪》:北魏明元帝东巡涿鹿,“使者以太牢祀黄帝庙。”唐玄宗在唐长安城建帝王庙,祭祀五帝及其他帝王。与此同时还在上述帝王故地置庙祭祀。明代又恢复了都城之中置帝王庙祭祀黄帝及历代帝王。到了清代北京城的帝王庙已经发展为国家宗庙,其包括了对黄帝等五帝与历代王朝帝王的祭祀。上述历代王朝,不论是中华民族的哪一个民族作为国家统治者,他们都将黄帝的祭祀,作为国家的重大祭祀活动。

      黄帝文化的核心是“中”与“中和”,而其“中”的空间位置,司马迁《史记·货殖列传》记载:“昔唐人都河东,殷人都河内,周人都河南,夫三河在天下之中,若鼎足,王者所更居也,建国各数百千岁”。这应该是黄帝被认定为中华“人文始祖”的原因所在。

      《史记·五帝本纪》记载:黄帝的活动范围虽然“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鸡头;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但其“都邑”在今河南新郑。黄帝后继者颛顼、帝喾、唐尧、虞舜与其后的夏商王国的国王均于“三河地区”置都邑。如《左传》《竹书纪年》均记载,颛顼都邑于帝丘(今濮阳),今濮阳附近的内黄有颛顼、帝喾的“二帝陵”之说。至于虞舜都邑于“历山”(濮阳),有《清华简·保训篇》记载佐证,又有《史记》记载“陶”“为天下之中”。

      濮阳的空间位置,其实1987年濮阳西水坡遗址考古发现的6400多年前第四十五号墓出现墓主人两侧是蚌壳堆塑的“龙”与“虎”的形象,死者脚下则是北斗堆塑,天文史学者与考古学家认为这就是测中“北斗”的天文图像。说明那里的人早在舜之前近两千年已经认为那一带是“天下之中”了,这恰恰又佐证了虞舜“求中”于“历山”(今濮阳)的历史延续的合理性。

      《保训》又记载了改变尧舜“求中”于陶的是商汤六世祖上甲微,其“求中”于“嵩山”,也就是说从夏王朝开始回复了黄帝有熊国都郑州地区为天下之中的规制,考古发现也佐证了这一结论。1977年在登封市告成镇考古发现的王城岗城址,被认为是夏王朝最早的都城——禹都阳城。此后又在新密市发现夏代中期的新砦城址(有学者认为是夏启之都),以及属于大嵩山范围偃师二里头城址、偃师商城,郑州商城等夏商王都。

      从黄帝开启的“三河”地区为天下之中的政治理念,也就是人们的空间概念从“东、西、南、北”的“四方”,发展为“东、西、南、北、中”的“五方”。“东西南北”的“四方”是“和”,“四方”要“和”于“中”,这样显示出“中”对于“东西南北”空间等距离的所折射的“公平”“公允”“公正”,这也就奠定“中和”的形成。其核心就是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凝聚力与向心力,家国一体、家国同构、国家认同的“黄帝文化”,在此基础之上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这就是黄帝文化的历史真谛!

      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形成有着久远历史,而这一意识的形成与发展是造就中华不断裂文明的“思想基础”。因为上古时代至今的中国不是西方的“城邦国家”或曰“民族国家”,中国历史显示其国家从形成伊始就是跨地域、多族群的广域国家。从久远历史发展观察,从中华“百万年人类史”“一万年文化史”“五千年文明史”一路走来,其三个不同历史阶段的“人群”是“一脉相承”的。只是因为他们分别在广阔大地之不同地方的不同环境,形成、造就了不同风俗习惯、不同文化特色的人群、族群。当社会历史车轮进入“文明时代”、迈入“国家”门槛之时,他们均成为中华国家的“国民”。

      当前中华民族认同、中国之国家认同,是时代的需要,是增强国家凝聚力、向心力的需要,是维护国家统一的需要。两千多年来黄帝拜祭和黄帝祭祀,恰恰是支撑了中华文明五千年不断裂的这一历史传统。弘扬多民族统一国家的优秀历史文化传统,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恢复并弘扬中国古代历史上国家对黄帝的祭祀,有利于国家凝聚力、向心力的加强。我们从血缘政治、地缘政治两方面都应该把“黄帝拜祖大典”与“黄帝陵祭祀大典”办好,这是传承“黄帝文化”的重要内容。

      

      (作者:刘庆柱,系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历史学家)

    网站编辑:穆 菁
    党建网出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