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人文既是理想、热情,更是坚守——《羊城晚报》
发表时间:2015-10-14    来源:羊场晚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倪培耕

  

  

  海天出版社付梓出版的15卷本《柳鸣九文集》是我国外国文学领域研究里的大事。

  在《且说这根芦苇》里,柳鸣九动情地说:“一生的岁月,几乎所有的心思不外乎写书、译书与编书似乎只可简单地归结为一点,为了一个人文书架……可谓是专注而执著。也算得上是一个有人文理想、有人文热情的智者。”

  人文思想核心的东西是对人的发展的关注,它经历了人的自我觉醒、自我意识和自我实现的阶段。从古希腊智者提出的“认识的你自己”算起,人由自然存在物向社会存在物过渡,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漫漫岁月的自我觉醒阶段。从“人是万物之尺度”到笛卡尔“我思故我在”是人确立主体性的自我意识的阶段。又过了一两百年,康德提出“人是自然的最终目的”的观念,开启了自我实现的开创阶段。人文主义者不一定是马克思主义者,而真正马克思主义者必定是人文主义者。

  显然,柳鸣九不是哲学家,不能像康德提出有关人文精神的哲学理念,然而,柳鸣九与康德等一流知识分子一样,有着强烈人文主义思想和情怀。

  在改革开放之初,柳鸣九“揭竿而起”,批判阻碍文艺发展的日丹诺夫的“左倾”文艺思想,呼吁正确对待西方优秀文学遗产,给文学艺术界送来了第一缕春风;随后,他对当时流行的有关现实主义的定义提出质疑,给左拉与自然主义以应有的文学地位,之后他的《萨特研究》恢复了萨特应有的历史地位,更在文艺和思想领域发生了发聋振聩的启蒙作用。

  柳鸣九毕生守望着法兰西文学园地,是法兰西文学研究与介绍的领军人物,他的鸿篇巨制《法国文学史》影响巨大,他不仅从社会学角度揭示作品的主题,更从审美本体分析作品艺术魅力。他还是外国文学首屈一指的编辑大家,法国文学方面编有《新小说研究》、《马尔罗研究》、《尤瑟纳尔研究》、《法国现当代文学研究资料丛书》、《雨果文集》、《加缪全集》、《法国自然主义作品集》,等等;世界文学方面编有《世界文学名家精选书系》、《世界文学名家名译文库》、《世界诗歌作家》、《世界散文经典》、《世界短篇小说文库》,等等。编辑范围之广,是全景式的,涵盖了整个法国文学史的和世界文学史,字数超千万,给予创作者、研究者和读者产生知性、德性和审美的持久影响,对我国文化积累做出基础性贡献。

  柳鸣九是学者型散文风格的开拓者,他的《巴黎对话录》、《翰林院内外》等书写的仍是外国文学领域内的人和事。一种书香墨味,扑鼻而来。散文弥漫着人文情思,字里行间透露出优雅高贵的气息,机智诙谐,情趣盎然,给人一种知性的艺术享受。而作者的翻译,可能是兴趣之作,虽不是他的主业,也不成其创意性,但均为佳作上品,也与其学术名家的嘉誉相称。

  柳鸣九把自己比喻为小小芦苇,又称自己推石上山不止的“小小西西弗”,这两个比喻生动地勾勒出他的双重学术品格:平凡又坚毅。“平凡”在他身上就是把诚实、勤勉劳动作为神圣天职,他如同农民工人一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脚踏实地一字一句码上成千百万文字,不作假,不贪婪,不虚张。他的研究员、荣誉学部委员不是争来的,不是取巧骗来的,而是实至名归,顺理成章的事。“坚毅”体现在他的执著于自己专业——法国文学的钉子精神,数十年矢志不移沉溺于其中,从中获取了学术敏感、学术判断、学术原创精神,从而具有与国际对话的话语权和构建自己学术体系的可能。他的坚毅表示在坚持真理,不迷信,不唯上;他的坚毅表现在他独立学术品格的坚守,学术上的独到见解,哪怕风吹雨打。他的坚毅还表现在抗压心理上,数次遇上不公正批判,他顶住了。用柳公这面镜子,观照时下一些不健康的学术生态环境,不免痛惜。

  时代呼唤柳鸣九式的学术大家辈出,呼唤人文之花开遍大地,前提是自由学术环境与个体的学术独立品格,缺一不可。

 

  

  

网站编辑:穆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