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柳鸣九: 闪烁着“真”光芒的学者——《晶报》
发表时间:2015-10-14    来源:晶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9月5日,海天出版社出版的《柳鸣九文集》首发式暨学术座谈会在京举行,柳鸣九先生亲临现场致辞。81岁高龄的柳鸣九先生精神矍铄,自谦“只是浅水滩上一根很普通的芦苇”,还表示“个体人是脆弱的、速朽的,很多努力往往都是徒劳的,犹如西西弗推石上山。但愿我所推动的石块,若干年过去,经过时光无情的磨损,最后还能留下一颗小石粒,甚至只留下一颗小沙粒,若果能如此,也是最大的幸事。”
  
  首次结集出版,尽可能保持原貌
  《柳鸣九文集》系首次结集出版,共15卷,收录柳鸣九先生迄今创作的主要作品,包含文学理论批评、文学史、文化散文随笔、翻译四部分内容,约600万字。据悉《柳鸣九文集》中各篇文章均按原著出版形态收入,除删去重叠内容外,尽可能保持初版时的原貌。据了解,该项目为“广东省原创精品出版资金扶持项目”,并获“深圳市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专项资金”支持。
  包括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著名西方美学史研究家汝信,北大教授、文学翻译大师许渊冲等近50位重要嘉宾出席首发式并研讨相关主题。
  柳鸣九先生毕业于北大西语系,现任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法国文学研究会会长。其一生潜心研究、笔耕不辍,在法国文学史研究、文学理论批评、文化散文写作、文学名著翻译等领域成果丰硕,其著作曾获得四项国家级图书奖。2000年,柳鸣九先生被法国巴黎大学正式选定为博士论文专题对象;2006年,柳鸣九先生获社科院“终身荣誉学部委员”称号。


  “萨特研究第一人”开阔一代人视野
  除学术研究成果为人所推崇外,柳鸣九先生深厚的理论基础、独立的思想意识以及敢于直言的勇气也颇让人钦佩。
  此次《柳鸣九文集》亮相北京,引发学术界、出版界高度关注。学界谈到柳鸣九先生的学术贡献与胆识,不约而同说到他在改革开放初期对萨特思想及其作品的译介与评论。据南京大学教授、著名法国文学翻译家许钧回忆,柳鸣九先生被学术界一致视为中国“萨特研究第一人”,不仅因为他最早向国内译介萨特作品,还因为“对于我国绝大多数读者来说,第一次知道萨特这个名字,开始较为了解其人其作的,恰恰始于萨特逝世那年中国人写的一篇悼念文章《给萨特以历史地位》。”(钱林森语)——而这篇长文的作者,正是柳鸣九先生。
  随后中国知识界掀起一股“萨特热”,“存在先于本质”、“自由选择”理念深深印刻于一代人的记忆中。法国文学研究会理事朱穆还记得,自己上大学时,恰逢中国思想文化史上的一个特殊时期,“当年大学生们初次接触尼采、萨特、弗洛伊德这些名字时既懵懂又兴奋,尽管知识储备还不足以完全去理解,但对新事物的渴求让同学们选择先接纳。当年柳先生的《萨特研究》一书一度是图书馆中脱架之书,在学生和青年教师之间手手相传。我也是从这本《萨特研究》开始反思文化的单一性和多元性、思想自由与意识形态钳制等问题。所以柳先生打开的这扇窗对于我们这代人开阔视野、解放思想、构建思维方式都起到了启蒙作用。”

  求真勇气让人尊敬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著名西方文论研究家王逢振对柳鸣九“敢为天下先”的精神表示敬佩。“最突出的是,柳鸣九先生在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率先批判极左思潮,撰写了一系列长篇论文,如《文化遗产问题上马克思主义与反马克思主义的斗争》《正确评价十八世纪启蒙文学》和《十九世纪批判现实主义的历史地位与四人帮文化专制主义的破产》等,从理论方面澄清被十年动乱搅乱的外国文学史论问题,在当时产生重大影响。”
  许钧先生还说:“柳先生是我最敬重的学者之一,敬重他,不仅因为他的学识、胆识和对我有知遇之恩,而是在他身上我看到了朴素的存在与求真的勇气,因为他身上闪烁着‘真’的光芒。”
  学者生活大抵都有些“平淡乏味”,柳鸣九先生自嘲是个“相当无趣的人”,数十年如一日,读书、编书、译书、评书、写书,与书同伴,一路思考探索,仿佛诚朴求真不过是尽到学者的本分。但许钧先生认为,“想到新中国以来的历史,细察柳鸣九先生走过的路,外有朝野时局之震荡,内有个人命运之曲折,一个‘真’字,说着简单,竟也在很多时刻成了世上最难做到的事。”求“真”本就需要胆识气魄,敢为他人先、言他人所不敢言,少不了真正的勇气与大智慧。正因如此,贯穿柳鸣九先生近六十年学术生涯的一个“真”字,成为柳鸣九先生的独特与最可敬之处。

网站编辑:穆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