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柳鸣九专题 > 座谈会
余中先:采桐一路读柳公
发表时间:2015-10-14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我从70年代末上大学起,就得知柳鸣九先生大名,记得当时柳先生的作品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有《法国文学史》和《萨特研究》。前者当做教科书来读,后者当做文化新思潮来读。

  

  后来,80年代中期,我有幸与柳先生在同一个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供职,陆续见证了他后来面世的一些著作,尤其是他主编并撰写序言的“廿世纪法国文学丛书”凡七十余种,其中每一辑都为七种,仿了法国的“七星丛书”一说。承蒙柳先生看得起,我也参与了其中两本作品的翻译工作,是为克洛代尔的《缎子鞋》和图尔尼埃的《礼拜五或太平洋上的虚无缥缈境》。让我佩服的是,柳先生亲历而为,为几乎所有这七十来种作品都分别写了研究性的序言。这也让他后来得以把那些序言汇集成了《凯旋门前的桐叶》《塞纳河畔的桐叶》《枫丹白露的桐叶》等文集。想当初,我也有幸为其中的一两篇先行发于《世界文学》上的文章作编辑,得以先睹为快。

  

  应该说,长期以来,柳鸣九先生是我们法国文学研究界的领军人物。法国文学研究会的工作自不待言,多次研讨会和座谈会给人印象深刻。另外,他亲历而为,做了大量的文学作品编选出版工作,使得他早早地就著作等身了。我家的书柜中就放着当年他派人送我的几套作品,如《法国龚古尔文学奖作品选集》《雨果文集》等。

  

  我要特别强调和感谢的,是柳先生对后辈学人的提携。在他的组织、领导、策划下,我们从很年轻时起,就开始做法语文学的研究和翻译,并倚了他的大名而早早发表了一些文字,在法语文学研究界崭露头角。例如,他主编的《尤瑟纳尔研究》中的小小资料的编写,是我最早的文学动态研究工作。同为他主编的《法国自然主义作品选》中莫泊桑一个短篇的翻译和两篇左拉作品的简介,也是我最早的翻译工作和名著介绍工作的成果。后来,柳先生更是出于对后辈的信任,让我为他主编的《新寓言小说经典小说选》一书专门写了导论。让我对书中入选的那几位作家产生了兴趣,并翻译了其中图尔尼埃和勒克莱齐奥的小说,是为《礼拜五或太平洋上的虚无缥缈境》和《饥饿间奏曲》。另外,我翻译的小说《在天使之手》,其作者费尔南德兹的名声,也是通过柳先生的文章而得知的。

  

  在工作中,柳先生本人的认真的治学态度、牢靠的理论水平、扎实的文字功底,给我们后辈树立了学习榜样,我们也大多学着他,在大半辈子的时间里努力做着文学翻译,做着文学研究,写着学者散文,为中国的文化建设事业添砖加瓦。

  

  有柳鸣九先生的里程碑在前头,我们理当一路上多多采集色彩斑斓的域外“桐叶”。

  

  2015年7月

  

  作者余中先,巴黎大学文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教授、博导,《世界文学》杂志前主编。 

网站编辑:穆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