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柳鸣九专题 > 座谈会
高中甫:衷心的高兴
发表时间:2015-10-14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做为柳鸣九先生的四载同窗和近四十年的同事和朋友,今天能有机会参加《柳鸣九文集》首发仪式,感到高兴,衷心的高兴。际遇、才能和勤奋使他在同时代人之中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一个甲子的年轮使他从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成长为我们国家的一位名士名家,外国文学界的翘楚和权威。从他1956年翻译都德的小说,1957年撰写雨果的毕业论文开始,他就在这条漫长而艰苦的外国文学之路,夙兴夜寐不知疲惫,不断前进,自觉、自勉、自励、自强,从未停息。而今天,在他耄耋之年,他向培养他的国家,向哺育他的人民,捧出了丰硕的果实六百余万字的煌煌华章,而这还不是全部。

 

  柳公是真正名符其实的新中国第一代大学生,1952年我国实行了大学的院系调整,他是1953年入学,1957年毕业,是从新中国大学走出来的第一批毕业生,是新中国的第一代的法国文学──外国文学的研究者。得外国文学界先辈,诸如钱钟书、李健吾、朱光潜、闻家驷、吴达元、蔡仪、冯至等人的指引和鼓励,耳儒目染,他凭借才能、勤奋和胆识,在而立之年便露峥嵘,提出了“共鸣”之说,古人云:“为学自起一家言”,此之谓也。还不仅是“自起一家之言”,而且也敢起一家之言,在那段为期不长的所谓“清除精神污染”的时间里,他编选的《萨特研究》及其论及萨特的长文成了靶子,他本人也成为批判的对象,但他不畏权势,“不合时宜”,为萨特和存在主义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价值做出了自己的分析和判断。在这个世纪初,他把自己论述萨特的文章结集出版,题为《柳鸣九论萨特》。毋需多说时间已做出了公正的结论。说到这里,也许有件事顺便提一提,历史不忍细说,但还是要粗说或略说。外文所第一批博士导师的名单上有柳公,但他落选了。这不是因为他的学术成果不足。他与第一批数位同行各有所长,没有什么伯仲之分。我想是与他的一些学术观点遭到不公平的批判不无关系。这是不公正再加上不公正、但历史做了公正。

 

  对萨特的研究可以说是柳公在法国文学研究道路路上的标志,即向现当代文学的转向,在“文化大革命”之前他的研究领域多属于包括自然主义象征主义等广义上的经典作家,而自“文化大革命”之后,还在1978年就写出了长文:“《现代文学评价的几个问题》,此后他继续对法国现代作家,如萨特、马尔罗、尤瑟纳尔·波伏瓦、阿拉贡、圣·絮贝当等作家,以及各种现当代文学中的流派作了系统的介绍和评论。虽然我对法国文学领域所知不多,但在我们国家自己培育成才的法国文学研究者中间,他确实是硕果累累,学界敬重的权威学者。

 

  这次《柳鸣九文集》共十五卷,其中著作类有十二卷。坦白的说,我翻阅的不少,但细读的不多,因此没有资格评说。这里我只是想就他做为主编、编选所出版的三百余卷作家评论集、作品选集以及外国文学经典集说几句。这些可说是法国文学乃至欧美文学的一个小型的文库。每一个喜爱外国文学的读者可以借此登堂入奥踏进心所向往的外国文学的殿宇。作为一个普通的读者,他们可以扩大视野,丰富知识,陶冶性情,开阔思想。而对一些从事外国文学的研究者,书房里备上这样一些文集、选集,会增加了许多便利。得到许多启迪。有人言,柳公是一大编家,当然提的是外国文学领域,我认为编家这不是一个贬义词。柳公是一个人文学者、外国文学研究界公认的权威专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际笔会中心会员,正在这些基础上,他的这位编家享有极大的名望;他得到多家出版社的器重,他得到许多出版家的倚重,他得到众多翻译家的敬重,他也得到广大读者的看重。

 

  柳公已年过八十,他的这套十五卷文集的问世,对他个人是人生一大喜事,对中国的法国文学研究乃至中国的外国文学是一件大事。说到这里应当对出版这套文集的海天出版社点赞,为他们的眼界和他们的胆识致以敬意。

 

  老马伏枥,志在千里。柳公过甫八十,但顾夕阳之美景,何恨桑榆。在他米寿之年定会为我们献出更美丽的华文诗章。

 

  今天是柳公的喜日,应当有诗祝贺。我不会作诗,但喜欢读诗。于是集古诗两句志贺:“濡染大笔何淋漓,只将诗句答年华”。

  

  高中甫2015年6月29日

  

  作者高中甫,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著名的德国文学研究家、德语文学翻译家 

网站编辑:穆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