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柳鸣九专题 > 座谈会
曾思艺:柳鸣九学术生涯中的湖湘精神——写在15卷《柳鸣九文集》出版之际
发表时间:2015-10-14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煌煌15卷、多达600万字的《柳鸣九文集》15卷由海天出版社出版了,这是柳鸣九先生迄今为止颇为全面的首部大型文集,收入他数十年来在文学理论批评、文学史、文化散文随笔、翻译方面的精品,集中地综合反映了他在学术研究、散文创作、文学翻译三方面的突出成就。

 

  以上突出成就的获得,主要得益于两个方面。一是来自他扎实深厚的学养,他中学出自湖南的名校省立一中,大学出自全国的最高学府北大,本有扎实的文科基础,大学毕业后又得名师何其芳、蔡仪、钱钟书、朱光潜、李健吾等的熏陶,并在文艺理论、西方文学以及翻译编辑各方面的工作中得到多方面历练,这使他既有很好的理论修养,又有开阔的世界文化眼光与广泛的外国文学学识,他是学法国语言文学出身,深受法兰西文化的影响,并得其真髓,这是他学养的主要成份。第二,造就出其丰硕业绩的,是他的湖南人精神。由于前一项谈论者已较多,而后一项鲜有人论及,因此,本人作为他的湖南同乡,不妨着重谈谈。柳鸣九先生是湖南长沙人,而且21岁以前主要生活在湖南,骨子里有着湖南人精神,正是湖南人精神成就了今天柳鸣九先生的学术辉煌,其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闯”,即敢于变革求新,开风气之先,也就是通常所说湖南人的“敢为天下先”。柳鸣九先生的一生中,有好几次开风气之先,如在狠批“白专道路”的文革时期,他竟开办“地下工厂”,主持《法国文学史》的编写,一反“四人帮”的文学观点,对一切文学史问题、作家作品问题坚持作历史唯物主义实事求是的客观分析与科学准确的论述评价;又如在1978年,当全国还深陷于苏联模式的时候,他率先质疑与评判日丹诺夫论断,首次对受日丹诺夫论断影响被视为体现资产阶级“颓废和腐朽”的西方20世纪文学进行科学评价;再如大声疾呼给长期受到冷遇甚至被忽视被否定的萨特与存在主义文学以历史地位;还有,对恩格斯关于巴尔扎克与左拉的评论进行科学分析,发起与组织了对左拉和自然主义的重新评价。这些开风气之先的学术行动以及学术文章引发关注引起争论,从而深化了人们对问题的认识,甚至彻底刷新了人们的陈旧观念,影响广泛而深远,使他赢得了“具有学术胆识”的名声。

 

  二是“狠”,湖南人做事都有一股子狠劲,也就是有较大的力度,这在柳鸣九先生的学术中表现为:做好充分准备,把问题彻底搞定或做透。上述这些问题,在新时期之初,表面上是学术问题,但实际上都是牵涉到意识形态的大问题,柳鸣九先生深知极左思潮影响之大,人们对西方文学作品、文学思潮等缺乏基本的了解,因此,要靠大量作家作品的实例说话,具体来说,就是费大力气编译出作者的作品文本与有关资料,以及各种文学思潮的综合材料,让大家看看被说成是洪水猛兽的外国作家作品以及文学思潮的真实面貌究竟如何。为此,他从大规模的资料译介与普及开始,展示出文学史的真实状态,以逐渐消除意识形态上的偏颇,这就是他所创建的三大基础工程:一是主编了“法国现当代文学研究资料丛刊”(十种,共约500万字),二是主编了“法国二十世纪文学丛书”(七十种,共约1,300万字),三是创办了《西方文艺思潮论丛》(七辑,约300万字)。这三个全新的工程,分别从作家、作品、理论(思潮和流派)三个方面资料全面地向国人介绍外国文学,既在理论上正本清源,又用具体的作家作品堵住漏洞,就像打排球一样,一扣二扣三扣,接连三级重扣,把球扣死,从而在国内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全方位地用事实彻底改变了人们的观念。

 

  三是“倔”。湖南人做事,天生就有股倔劲,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哪怕遭遇诸多不顺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都在所不惜。由于上述诸多问题都是开风气之先的问题,往往会触怒某些极左论者甚至某些思想保守人士,柳鸣九先生遭遇到了诸多的不顺,如《萨特研究》曾被当作“清污”对象而受到批判,而他以如此突出的贡献和学术实绩,竟然三次申报博导都被驳回!但他认定真理,酷爱学术,在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情况下,依旧倔强地满腔热情从事自己心爱的学术研究和文学翻译工作。

 

  四是“谋”。湖南人喜欢这样形容自己:“吃得苦,不怕死,霸得蛮,耐得烦,了得难。”前面四句是说自己性格倔强,办事有股狠劲,能吃苦不怕死有耐心,坚韧不拔,最后一句则是说自己能很好地解决问题,也就是说有胆也有谋。这在柳鸣九先生的学术活动中也有明显的体现。如他对长期主宰中国文艺界的苏式意识形态日丹诺夫论断早就深为不满,但他并不率尔操觚,而是借1978年国内开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股东风“揭竿而起”,提出了重新评价西方20世纪文学艺术的学术理论问题,并且运筹帷幄,精心安排了“做得很有目的、很有预谋,也很有规模、很有声势”的“三箭齐发”:一是在全国第一次外国文学工作会(广州会议)上做了一个长达五六个小时的学术发言,对日丹诺夫论断进行冲击与剖析,全面对西方20世纪文学艺术的思想内容、社会意义与艺术创新作了全面的、实事求是的正面评价;二是将此篇发言整理为约六万字的长文,公开发表在著名刊物《外国文学研究》上;三是在其当时主持实际工作的《外国文学研究集刊》上组织了“重新评价西方二十世纪文学的笔谈”。从而把相关问题彻底搞定,很好地实现了自己的预定目标。为进一步推进人们的认识,扩大战果,他又精心策划了上述“一个作品文库,一个研究资料文库,一个理论园地”这三大为西方20世纪文学研究打基础的全新基础工程。

 

  由上可见,在某种程度上,湖南人精神的确成就了今天柳鸣九先生的学术辉煌。

  

  作者曾思艺,文学博士,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导,著名的俄国文学研究家、翻译家 

网站编辑:穆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