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柳鸣九专题 > 座谈会
谭立德:宠辱不惊,笔耕不辍
发表时间:2015-10-14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今天,非常荣幸参加《柳鸣九文集》的首发仪式。这是我国外国文学界和文化界的一件大喜事。

 

  煌煌巨著十五卷、六百万文字,凝聚了柳先生毕生的心血和睿智。是柳鸣九先生六十载学术生涯中,在外国文学,文艺理论批评,文化学术散文,特别是法国文学研究和翻译诸方面的杰出的丰硕成果。

 

  柳鸣九先生是我国法国文学领域的领航员。在法国文学学科的发展上建树卓越,在法国文学研究和翻译方面成就斐然。

 

  1987年,柳先生接任法国文学研究会会长后,就着重考虑如何通过组织召开有学术含量的研讨会,来促进这一学科的发展。上任伊始,在文学史料和理论论据作了充分准备之后,举办了左拉学术研讨会,会议取得完全的成功。会上柳先生对左拉及自然主义重新作了全面、客观的科学分析,纠正了长期以来对左拉及其自然主义不公正的评价。这一发言虽然没有像十年前“三箭齐发”那样轰动,但也影响颇大。在他会长的任期内,法国文学研究会基本每两年不到就组织一次专题研讨会,有针对作家的,也有研讨某个文学流派或文学现象的。每一次的学术会议,柳先生事无巨细,亲力亲为,他先行思考会议的主旨,主题,创意,拟定题目,联系合作单位,邀约有水平的学者与会发言,而且还不止一次在专题研讨会议的基础上,费心费力组织论文集公开出版。例如荒诞文学论文集,存在主义文学论文集等。在柳先生的领导下,研讨会专题性强,且组织得当,因而办得有声有色,极其富有学术活力,既促进学术发展,也活跃了学界的学术气氛,法国文学研究会成为外国文学界一个令人瞩目的学术团体。同时,柳先生非常注意在研究会里营造团结,和谐,敬老尊贤的风气。例如,1999年,在北京召开的颇有创意的“‘六长老’半世纪译著业绩回顾座谈会”,至今仍为学界所称道。柳先生任会长后,尤其重视增补理事这项工作,确定了研究会对有一定业绩者给与充分尊重和荣誉的原则,在组织建设中不断补充新鲜血液。柳鸣九先生的这些理念和做法都为法国文学研究会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柳先生撰著的《法国文学史》、《法国二十世纪文学景观》和《法兰西文学大师十论》,史料翔实,立论精辟,是国内了解法国古往今来文学状况的权威著作;生动记叙其在国外学术活动的多部散文集,则是了解法兰西文化一个侧面的优秀读物;加上柳先生主编的《法国二十世纪文学丛书》(70种),《法国现当代文学研究资料丛刊》(10种)及《雨果文集》、《加缪全集》等等,构成了一个全面了解法国文学的百科全书式的宝库,对介绍和推广法兰西文学及文化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然而,柳先生的治学并不止于法国文学,他学术视野开阔,他的目光观照了欧洲各国文学状况及文艺理论。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柳先生便以过人的胆识和才略,运用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重新评价西方当代文学,写出了一篇篇思想内涵深邃,见解独到的论文,在外国文学界和文化界有着振聋发聩的作用和影响。柳先生还是一位散文高手,他的散文感情真挚,感人至深,他那些展示中法文学大师们的学术文化散文,则犹如一幅幅生动的人物肖像,平实而又耐人寻味,并且具有可贵的历史价值。

 

  在这条漫长而艰辛的外国文学研究之路上,柳先生就像西西弗那样,以坚毅的精神推石上山,专注而执着,攀登着一个个高峰。作品的深度源自于思想的深度。柳鸣九先生具备丰厚的理论素养和功力,凭着学术的正义感和探索学术真理的韧劲,奋力笔耕,这样,才有了打破外国文学研究坚冰的“三箭齐发”,才会有为左拉正名之壮举,才能成为“中国萨特研究第一人”。在他的文字中,讲究的是实事求是,言之有物,论析深刻。在他的身上有着一股正气和大气,能以淡定的心态去面对伴随而来的责难、批评及不公正,坚持“让客观事实说话”,“让作家本人说话”。可谓宠辱不惊,笔耕不辍。

 

  在此,我们要特别感谢海天出版社,你们以出版家的胆识和气魄,在眼下纸质图书受到电子科技极大冲击的情况下,付梓出版《柳鸣九文集》,完成了一项极有意义的文化工程,为我国的文化积累又增添了一道绚丽的色彩。

  

  作者谭立德,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编审,著名的法国文学翻译家,《世界文论》副主编 

网站编辑:穆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