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柳鸣九专题 > 座谈会
罗新璋:鹤鸣于九皋
发表时间:2015-10-15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女士们,先生们:

  我感到非常荣幸,应邀出席《柳鸣九文集》的香港发布会。

  我们都知道林则徐(1785-1850)是清末禁烟的民族英雄,但不见得人人都知道林则徐还是一位善作对联的高手。《八闽掌故大全》载林则徐幼年妙对,谓林公少时游福州鼓山,曾作一联:

  

  海到无边天作岸

  山登绝顶我为峰

 

  (此联亦见于《清十大名家对联集·林则徐对联集》,岳麓书社,二○○八年版)

 

  这副对联很有气魄,意态不凡,仿佛专为海天出版社而作。

  上联“海到无边天作岸”,大海浩瀚无际,深远阔大,海的尽头便是天,妙在嵌入了“海”“天”两字。海天出版社正是凭借包孕天下的浩浩气魄,推出《柳鸣九文集》煌煌十五巨卷,洋洋六百万言。大家知道,卷帙浩繁的多卷本集,绝不可能成为市面上的畅销书。海天出版社正是为繁荣文化、贡献学术,不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值得我们深表敬意。

  下联“山登绝顶我为峰”,可看作是对海天出版社的精神写照。从选题、编辑、排印、制作,推出一套精美的文集,

  到今天在会展中举行发布会,会展中心是香港闻名的庄严会所,更是一系列策划运作中的大手笔,大有“会当凌绝顶”之豪情胜慨!从海天已出《本色文丛》《世界散文八大家》等书目来看,已显示出向高端顶层出版社努力的追求和雄心。

  再者,要说到海天出版社的眼力和识见。国内各大学、研究所,有成就的教授学者不乏其人,而远在东南海边的海天出版社,却目光如炬,慧眼识人,选中翰林院里的“纪晓岚”(1724-1805),上门求书,把柳鸣九的单本著作,一揽子整体推出,凸显其学术研究的成就与价值,可谓集大成,而更可观。

  我与柳鸣九是同班同学,都是五三年考入北大西语系。大陆在一九五二年进行全国大学院系调整,如把清华南开的外文系,统统并入北大。五二年正处于调整中,五三年才走入正规。我们五三年入北大,正逢上堂堂之阵,集三校之良师于一系,名教授不少,如朱光潜、杨周翰、李赋宁、吴达元等。系主任冯至先生认为我们这一届学生比较整齐,法语教研室主任郭麟阁先生也认为我们这一届是几年里最好的一届。

  我们法文专业,上海考入的同学不少,刚进北大,同一地方来的同学常聚一起,与长沙来的柳鸣九等外地同学接触不多。但在文史与理论课程中,我们只能用三言两语作简单的对答,柳鸣九已能发表长篇大论,井井有条,逻辑性强。刚入学,彼此姓名还没记清,就称他为理论家。大学毕业后,柳鸣九分配到文学研究所,在理论研究室的六年期间,阅读大量西方文艺论著,打下深厚的理论基础。因此,看问题就比较深刻,文字表达也比较透澈。在此后的几十年工作中,同学中也出现优秀的法语教授,高端的口译人才,但与柳鸣九的距离却越拉越大,无法望其项背。好在法文专业同学,凭着法国人讲的bon sens(常情常理),很欣赏柳兄的成就,很欣慰“我们班里出了一位大学者”。

  西语系五七年毕业的一届,共有同学六十人,英、德、法三专业各二十人。学语言分科学习,通识课就六十人一起上,所以相互认识。德文专业的同学,或许由于学了deutsch,连带把日耳曼性格也学了来。群雄称霸,各不相让:你称雄北京,我在上海也独霸一方;你是有影响的西方文艺理论研究家,我是海外知名的日耳曼语学者。德文专业同学作为整体一个班,成就要高过温和的法文专业同学。他们彼此可以不服气,却能公正地承认,我们这一届当以柳鸣九学术成就最高,堪称法国文学的研究权威,西方文学领域中有影响的学者,人文科学领域的标杆式人物!

  姓氏学家,认为人的名字,对人的一生有暗示与导向作用。“鸣九”两字,就很有来历,大有讲究。这两字,取自诗经《鹤鸣》一诗,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皋是沼泽地。白鹤在沼泽深处鸣叫,嘹亮的鸣叫,声闻于天,声闻于九霄云外。而且不仅传遍九洲大地,今天终于也传到了九龙半岛!所以诸位以后为孩子取名,切勿掉以轻心。要以柳鸣九为榜样!

  柳鸣九因老年体衰,这次未能来香港,要我作他代表,向今天出席发布会的各位香港朋友,致以深深的敬意,表示衷心的感谢。我谨代表他向各位鞠躬致谢!

  柳鸣九尤其感谢海天出版社以巨大的人文热情出版他的文集,感谢陶明远总编,以及为出版文集付出辛劳的所有编辑和工作人员!

  我简短的发言到此为止,要看精彩的发言,请大家到《柳鸣九文集》里去找!

  谢谢大家!

    2015年7月17日香港会展中心

  

  作者罗新璋,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著名的翻译理论家,法国文学翻译家,“傅雷传人”。

网站编辑:穆菁